映象新闻

近日,“C罗中国行”一波三折引发网友关注。按原定计划,足坛巨星C罗与其效力的利雅得胜利队,于1月24日和28日在深圳分别对阵上海申花和浙江队。成千上万的C罗球迷满怀热情奔赴这场“偶像之约”。

可就在比赛前一天,1月23日,主办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C罗因身体原因无法出场,本次利雅得胜利队中国行比赛延期。1月26日,据利雅得胜利中国行主办方官方最新消息,C罗&利雅得胜利中国行延期至今年8月9月进行。

然而,事件并没有因公布延期时间而告一段落。网络上“热闹”完了,购票球迷还要面临现实的赔偿问题,除了门票,由此产生的“机酒费用”会不会赔、如何赔、何时赔等都摆在面前。事实上,这也是近年来临时取消的各类演唱会、音乐节、球赛等所共同面临的一个现实难题,且频频引发争议。

据多家媒体报道,早在利雅得胜利出发前,就有C罗有伤在身的消息流出。然而,该项赛事前期谈判、初期执行都未受到影响。

1月21日傍晚,利雅得胜利队包机抵达深圳,当地电视台还进行了直播。直播中,本次赛事的主办方负责人以确信的口吻表示:“我们得到的消息是,C罗的确是在例行训练中有一些伤痛,但是我们认为这是职业球员习以为常的一件事情。利雅得胜利俱乐部有非常严格的体能恢复和训练系统,据我们现在了解到的,C罗会参与这次利雅得胜利中国行的所有赛事。”

22日,利雅得胜利进行了抵达中国后的首次训练,训练中C罗并未现身,但C罗出席了当天的欢迎晚宴。

面对主办方“突然取消”的操作,大批球迷提出抗议,聚集在酒店外,表达对主办方的不满。同时,社交平台上充斥着对活动安排合理性的质疑之声以及后续如何进行赔偿的疑问。

“真的很愤怒,这是我日思夜想与偶像的见面会,现在全化作梦想破灭的泡影。我事先搜集了很多攻略和情报,感觉一切都确定了才定的酒店和机票,现在想来不过是主办方释放的烟雾弹。”来自北京的球迷小赵向法治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出行计划,表示出行时间和方式都经过深思熟虑,如此一来,全都打乱了。

另一位C罗粉丝小飘称,自己与伙伴们在23日就顶着寒风到达体育场,还做了一些宣传准备,只求赛事顺利进行。面对突然取消的消息,小飘表示无法接受“没有什么比满怀期待落空了更难受,像是一场骗局,包括安排C罗出席晚宴,种种情况被认为是给球迷的一颗定心丸,所以许多人才照常购买机票、安排行程。”她说。

对此,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赛事、演出等活动不免存在意外因素,具备临时取消的可能性。但是并不因此免除主办方的责任。如果活动主办方故意隐瞒实际情况,迟迟未向消费者坦白说明,可能涉嫌欺诈。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若球迷怀疑C罗中国行主办方活动安排的合理合法性,可以向相关行政部门投诉,要求对是否涉及消费欺诈展开调查。

就在多位球迷表达对后续赔偿疑问之时,赛事主办方迅速公布了退票和赔偿方案:已经购买球票的球迷可以得到全额退款,主办方也会对实际产生的机票酒店费用进行赔偿。球迷在正规渠道购买的球票,可以在原渠道申请全额退票。球迷也可以保留订单,有效期将延长至活动延期后。同时,主办方会按照实际产生的机票、酒店费用进行赔偿。

然而,对于交通费和住宿费的赔偿范围以及赔偿进程,不少球迷向记者反映索赔之路并不顺利。

球迷Jerry表示,实际上,主办方公布的赔偿方案限制颇多。交通仅报销火车票和飞机票(经济舱)。购买1月24日比赛球票的,仅报销1月23日至25日的交通费用,以及23日和24日的住宿费用;购买1月28日比赛球票的,仅报销27日至29日交通退改签手续费和住宿退订费。而自己是26日的飞机抵达深圳,并不在赔偿的时间范围内。他认为,主办方赔偿范围过窄,不少球迷路途遥远或者出于工作安排,会提前两天出行。“还有个新疆的球迷也是26日的飞机,单程机票超过3000元,损失很大。”

球迷小陈也称,自己和朋友是24日的门票,因为主办方延期发布会,下了飞机才知道比赛取消的信息。其付出的时间和财产损害不是主办方严苛的赔付条款能够覆盖的。她直言,如果主办方足够专业,应提前了解C罗的状态,与俱乐部商讨延期方案,也不至于造成粉丝大面积的损失。

另外,球迷小夜在一个C罗球迷群内发现,因主办方未明确机酒的报销格式和报销流程,很多球迷对此一头雾水,如何通过邮件申请赔偿成为难点。只能靠部分较有经验的球迷自发分享赔偿申请教程,并互相提醒赔偿的时间限制。

找不到官方的反馈渠道也是众多球迷反映的焦点问题。Jerry无奈表示,维权和申诉的实时对话无法开展,只在赔偿方案中提到,如果赔偿审核不通过,工作人员会与其单独电话联系。“我对这种单向的对话效果不抱有期望。”

小陈则称并未联系上主办方人工客服,只能联系到票务平台的客服。“目前我已经发送了机酒的赔偿邮件,但是还未得到回复。听说好多球迷已经发送了邮件,但是审核很慢,赔偿什么时间能到账不清楚。另一方面,还有不少球迷想询问不在赔付范围的索赔事宜等,但是均未找到专门的官方反馈渠道。”

据悉,C罗中国行这场商业赛事由长信传媒集团与垚柒(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同主办。

网络公开资料显示,两大主办方似乎缺乏相关赛事组织经历。企查查资料显示,垚柒(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2023年4月成立,尚不足一年,主要从事体育赛事策划和体育场地设施经营。而另一家主办方长信传媒集团的长期主营业务为影视制作,曾出品《铁梨花》《勇敢的心》等作品,但此前少有涉足体育相关的产业。不过,长信传媒董事长郭靖宇曾对外表示,继此次利雅得胜利中国行体育赛事后,未来公司会不遗余力地促成大文化与大体育的结合,打造陪伴新一代球迷成长的商业赛事体系。

法治网记者拨打了主办方长信传媒集团网页留存的电话,未能接通。随即又向本次巡回赛的官方抖音账号、微博账号以及负责后续赔付的联系邮箱发送采访请求,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应。

事实上,除体育赛事外,各类演出、音乐节等突然宣布取消或者延期事件并不少见,引发的赔偿纠纷和争议不断。值得关注的是,除门票退款外,“机酒赔偿”即相关交通、住宿费用的赔偿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焦点和维权的难点,一直以来未能形成明确规范和标准。

2022年10月19日,备受关注的陈奕迅《FEAR AND DREAMS世界巡回演唱会-澳门站》演唱会宣布延期,距离开唱仅一天。陈奕迅发博表示,身体不舒服,暂时没办法跟大家见面。演唱会延期公告如此紧急,且解决方案对机票和酒店问题并无应对措施,让不少歌迷感到失望。

2022年12月,成都“惊奇无限假期”音乐会在举办前3小时宣布取消。原因是主要演职人员袁娅维突发身体健康状况。演出团队发布公告称,专程奔赴成都的外地歌迷,可凭相关信息凭证免除门票,成都本地歌迷门票五折。此举引发众多歌迷不满,特别是对由此产生的交通、住宿费用表达赔偿诉求。相关演出团队再次更新补偿方案,歌迷可选择全额补贴此次赴成都的交通和酒店费用,也可以选择延期门票补贴。

2023年8月,“胶囊娱乐”主办的Live House演出在离首站广州开演仅剩下2天时宣布取消。主办方称“暂定延期”,票款将原路退回,并表示会在“重新演出开始时给大家一定的补偿”,声明却并未给出再行举办的日期或具体的补偿方案,引发乐迷巨大的争议。

与之不同的是,今年9月,歌手薛之谦在成都举行的演唱会上遭遇突发状况。因患上严重的扁桃体发炎导致高烧39度,薛之谦不得不中途取消演唱会。之后退票细则公布,提到订票订单为非成都本地选择退票的用户,可报销酒店、机票、火车票。随后,此次退票细则也因“真诚”“安全感爆棚”“面面俱到”而冲上热搜。

记者梳理多个案例发现,活动临时取消或者延期,大多数情况是主办方退票后,不再对消费者承担其他责任。

对此,《法治日报》律师专家库成员、北京观韬中茂(青岛)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杰表示,在体育赛事上,主办方临时取消活动,赔付的范围和标准并没有具体规定,但根据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

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专家委员谭国戬也曾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主办方及相关售票主体与消费者在完成票据交易时即形成一种买卖合同关系。若演出因非不可抗力事由而临时取消,对于车票、酒店等损失,属于因演出临时取消所造成的损失,消费者可与主办方进行协商赔偿,若协商不成,也可向法院提起诉讼进行维权。

陈音江提醒,近年来,因活动突然取消导致消费者权益受损事件频发。因此,主办方的责任需要进一步压实,监管和引导也必不可少。主办方自身需要科学、合理、谨慎地制定计划和安排活动,对于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制定相应的应对措施,切忌豪赌心态。在前期需及时披露相关情况,确保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避免其产生更大的财产和精神损失。活动一旦取消,售后机制和保障措施应完善。例如主动联系消费者了解其诉求、寻求协商对话、及时赔偿到位。另外,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应起到引导和监管作用,引导主办方诚信守法开展活动,对涉及虚假宣传和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及时查处。

1月28日,据媒体报道,古巨基的小舅子陈裕欣近日卷入欠债风波。据悉,家人曾帮他还300万债务,但事件仍未平息。1月27日,陈裕欣爸爸在店铺外张贴声明称与儿子断绝父子关系。 声明中称“此后有关陈裕欣之一切行为及金钱纠纷均与我本人、我的家人

“大家在公屏中打出‘爱酱’,我们截屏为幸运观众送出口红。” 28日晚,日本前乒乓球运动员福原爱在短视频平台开启直播。这是自去年11月日媒曝出已就福原爱“绑架儿子事件”进行调查后,后者少有的公开现身。 离婚风波 对于中国球迷而言,福原爱不是一

约旦政府发言人当地时间28日否认了美国方面所谓的“驻约旦美军遭袭”一事。这名发言人对当地媒体称,袭击并非发生在约旦境内,遭袭的是在叙利亚东南部坦夫地区的美军。据了解,坦夫地区位于叙利亚与约旦和伊拉克接壤的边境地区,美军在这一地区设有训练叙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